您好,请 登录注册

攻击贴

2010-11-02 12:53:08   来自: 过期酸奶 (北京)
  此贴攻击性较强。慎入。
  
  
  
  
  
  
  
  
  
  慎入
  
  
  
  
  
  
  
  
  
  慎入
  
  
  
  
  
  
  
  
  正文
  先攻击几个大佬
  应亮怎么可能避谈所谓公众性?你有两家影院啊,都是对观众开放的。没有办法回避别人把这些活动看作公共的。目前和以后在这样的集体活动中都没办法拿对方当公民,但所谓分众或公众是我们要面对的呀,这可能也是导演身份和策展人身份的差异
  徐辛你说中国没有独立的大学、大学里办的活动就肯定是不独立的?文化人都是没有良知的?这,要是你听西方“文化人”说中国由于长年ducai所以不可能有独立人格,你会怎么看?
  老朱:现象这里脏话太多,发脾气太多,最近一些讨论才趋向严肃,我觉得你对此负有不可回避的责任,就是你脏话多了点,脾气大了点。我不觉得这是否对方该被骂、是否讨骂的问题,而是你的选择,并且你的选择在长时间的作用下为现象的讨论定下了调门和说法的群体方式。其他部分人对此肯定也负有责任,但你的责任最大。
  
  再攻击群体,就是犯众怒:
  我个人也要拆掉独立电影的小圈子的。就是这个圈子太自我满足、太排它、太结构化了。类似毛晨雨讲的乡村神性闭合社会。最近有关王小鲁文章的讨论和谩骂、有关胡敌文章的讨论和谩骂,只是最近显露出来的冰山一角。我个人认为这个倾向在可见的未来会加剧。所以我要拆解(对不起,一不小心用了胡敌的词)。这个拆解是不可能完成的,所以我要做它。老虎屁股摸不得,有人说些正经的话就挨一顿暴打,我就要打那些暴打别人的人。如果这是个人群,我更是跟这个人群干定了!
  导演们撒泼称穷装无辜都可以。永远可以吗?有没有几个有时候撒娇、求欢?泄愤也可以吗?在装的状态下,不追求公正已经多久了?你导演没有得到社会公正(这个公正似乎有时候就是多鼓掌几下)、就是你把这个不公正转给别人的理由吗?有没有过刻意寻求不公正的时候?你对你自己作品的态度,那个主观的东西,不一定你有权力带到公共讨论中来,不一定有权力加在观看者的头上。正是这样的导演群体把独立电影的批评拒之门外的。这样的导演群体首先在你好我好大家好,相互之间从来不碰触对方作品的痛处,甚至在“美学”(对不起,又用了一个碍眼的词)的相互印证、相互引用中逐步完成一个自给自足的“美学”系统。这样已经好几年了,所以才会对来自所谓“外界”的声音反应过度。
  我刚读到胡敌的文章时,也嘲讽了几句,还跟朋友说过不满。但这个例子的后续已经成为这个圈子强烈排外的一个象征,而且回顾现象过去几年的言论、攻击方式,恰恰说明现象这个整体集体生病了,这个例子是这个病症的曲线的顶端。后来组织的直播和讨论可能挽回了一些过激的方式和言论,但为什么不讲关键的问题?为什么给那些不公正、上私刑的人留面子?就是因为哥俩好、大家都是独立导演?从这个角度,我甚至认为那场直播、试图找到严肃说法、引起很多反馈的讨论,是否同时也是在给这个相当不堪的群体遮羞?
  独立电影满足不了学术研究。学术研究也满足不了独立电影。但如果独立电影的大部分人,要求别人的关注只能符合自己的要求、否则要把它踢开,那独立电影还怎么办?还有泼粪的呢,少部分,那独立电影又能怎么办?
  现象网作为一个体现友情的论坛已经很久了。作为资讯网站也很久了。可能永远不会做一个包含有学术的网站。但这个排外,以及带着血腥气息的叫好和攻击,是这个友情圈子中大家形成的,可能包括我。
  

2010-11-02 13:00:53  临津河

  我知道面对这么真诚严肃的帖子时不应该随便回应
  
  特别是在自己没时间坐下来讨论的时候
  
  不过实在忍不住不占这个沙发。
  

2010-11-02 13:11:59  雅典的老王

  我总觉得《神衍像》很梦幻,谁一提毛导演马上就又梦幻了。还是别提他了,好不?
  

2010-11-02 13:33:15  赵傻傻 (我不想再存在)

  好吧,张局的帖子我来顶一下,我只是个来捣乱的~
  

2010-11-02 13:44:21  dogma_2001 (应亮)

  回应“攻击”。。。
  
  我说话时界定不够:除了回复所谓“电影而已”以外,我自认为并没代表CIFVF在说话,而只是与卢志新在讨论电影节的所谓公众性或者公共性的普遍问题。
  
  我比较不喜欢用某一套玩法去要求所有的电影节,同时,对BIFF可以批评和监督,但不要强求,这也是互相尊重的起点。说到电影节的“公共性”,其实就是一群人默契地按照一套法则去玩而已。卢志新热衷于讨论“法则”的成因和起点,很容易解释:为什么一个区域内的人的语言是相通,而区域之间是需要翻译的。一切的“约定”以信息传递的实际有效为成因而已——电影节的起点也是这样。
  
  而具体到CIFVF,我觉得是完全不需要讨论的,行动大于言语。
  

2010-11-02 13:59:58  过期酸奶 (北京)

  ls,我没有批评biff,也没有规定一套玩法,只是觉得你是在讲你自己,我是在讲那些来看片的人而已。你不代表cifvf说话?你肯定?你肯定只是个人身份在说话?那你也没办法避免别人对这些话背后身份的理解啊。
  我只是觉得中国独立电影创造旺盛,传播不够,而传播不够不只是所谓“环境”的原因。而且我个人如果阐释你的话,我觉得现在大部分独立电影在区域之间是只需要非常有限的翻译的,独立电影集体活动之间也非常接近从而也几乎没有被“翻译”的必要,就是大家都基本上没有公众。事实上我们大家办活动的“玩法”不是足够多样化而是太接近了。这与资源有限不一定是个必然关系。
  

2010-11-02 14:32:38  dogma_2001 (应亮)

  资源有限肯定不是原因,而是主办人的背景、趣味、甚至年龄接近等等造成。玩法不多,是想象力不够,或者用心不专。我甚至认为:一定要揪住“公共性”或者“公众性”去讨论电影节,也是想象力不够的体现之一。完全可以去考量某个影展在初始为自己所设定的任务完成度等等嘛,那才有确实的意义。
  
  嗯。。。我没说酸奶同志批评BIFF,那段还是说卢志新的。。。嗯。。。分段不当。。。
  
  嗯。。。我郑重申明一下:在那张长贴里,除了回应“电影而已”以外,我的其他话都与CIFVF的态度、方式等等无关。我只是以积累了几年时间的影展双重身份:服务者+被服务者来说些感受和看法罢了。如果一定要认为和我的CIFVF身份有关,那也没办法,误会而已,也没什么,就误会去吧,挺好的。
  
  CIFVF是怎么做的,以及将来会怎么做,就让“她”自己用行动去“说”吧,讨论是无效的。
  

2010-11-02 16:14:56  卢志新

  ===
  我甚至认为:一定要揪住“公共性”或者“公众性”去讨论电影节,也是想象力不够的体现之一。完全可以去考量某个影展在初始为自己所设定的任务完成度等等嘛,那才有确实的意义。
  ===
  
  恩,挺想知道各影展在初始为自己所设定的任务是什么等等的,希望这个是可以讨论的,嘿嘿。
  

2010-11-02 18:28:41  沙漠鱼(魏晓波) (共产大党好)

  没提到我的名字,唉……
  

2010-11-02 18:41:41  沙漠鱼(魏晓波) (共产大党好)

  “老虎屁股摸不得,有人说些正经的话就挨一顿暴打,我就要打那些暴打别人的人。如果这是个人群,我更是跟这个人群干定了!”
  
  是个汉子!
  
  但是,你应该更熟悉一点,就是很多话,冠冕堂皇,一本正经的,严肃的说出来,往往不是本意的表达,而是趋于面子和身份。有些话虽然粗糙,短,但往往更能说明问题。
  
  你还应该清楚,“胡敌事件”真正的谩骂者绝对不是批评胡敌文章写得不对的人,而是拥护胡敌那篇写得不对的文章的人,只不过他们的发言都自己删掉了而已。一个巴掌拍不响。如果真的有底气,继续辩论下去啊。辩不过就骂人,骂完人就删,你还来反过头来暴打批评者?
  
  现象网绝对不是一个小圈子,日访问量过万,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注册和发言,表达自己的观点,你为什么觉得是个圈子呢?有些人可能闲着没事多说几句,但这不表现象网的观点啊。
  
  还有,哪来的血腥气息,我觉得我们已经太阳痿了,太阳痿了,没有一点血性了,看到一点过火的东西马上说不应该这样,应该讨论,应该民主,应该平等和博爱,应该普世价值……
  

2010-11-02 19:07:37  徐辛 (辛苦的辛)

  香港《大公报》日前发表文章,题为《大学“精神虚脱”令人忧》,作者为胡艺,文章摘编如下:
  
  英国职业与教育调查公司QS最近公布了“2010亚洲大学前200名”排行榜,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连亚洲前10名都没进。
  
  文章说,中国高校离世界一流大学有多远?复旦大学校长杨玉良日前表示:中国大学出现精神虚脱。与世界一流大学主要有两点差距,一是在大学精神上的,包括教授、学生的精神素养,二是高等教育体制,说到底还是办学自主权不够。
  
  文章指出,杨玉良校长此番肺腑之言挑战了国内名校的优越感,其实也是给温水中的青蛙──包括复旦大学在内的中国名校注射了一针清醒剂。中国大学应该思考如何继承和保护自己的优秀传统及品牌价值,积极缩小与世界一流大学的差距。
  
  正如有网友所言,“中国高校尽管集中了很多人才,占用了很多资源,但由于学术氛围不够,国内名校现有的管理模式很像官僚体系。”大学精神的关键应该在于追求真理、笃实学术,培养适合社会需要的人才。
  
  文章说,就拿学术来说,近年来,高校学术造假、学钱交易的事情屡见不鲜。不仅大学教授涉嫌剽窃造假,就连大学校长、院士这样的重量级人物也深陷抄袭门漩涡。除了明目张胆地学术腐败以外,高校科研生态并不健康,高校行政化、学术权力化倾向比较突出。学官几近包揽新增院士,一些教授忙于经济创收,在校外上课、走穴,忙得不亦乐乎。一些导师担任多种社会职务,或者在企事业单位兼职,导致他们搞科研、进课堂的精力被大大挤占。剽窃科研成果,对学生疏于教导的大学教师不在少数。如果不给虚脱的大学精神补钙,中国大学与世界一流大学的距离将越来越远。
  
  清华大学老校长梅贻琦说,“大学之谓,非大楼也。”现在大学房子越盖越豪华,但是校长越来越不像校长,教授越来越不像教授,大学精神不断虚脱,大学弥漫官场化、学术道德异化的舆论氛围。这或许比缺乏世界一流大学更令人担忧。
  

2010-11-02 19:16:41  徐辛 (辛苦的辛)

  曾任耶鲁大学校长的小贝诺•施密德特,日前在耶鲁大学学报上公开撰文批判中国大学,引起了美国教育界人士对中国大学的激烈争论。
  
  对中国大学近年来久盛不衰的“做大做强”之风, 施密德特说:“他们以为社会对出类拔萃的要求只是多:课程多,老师多,学生多,校舍多”。“他们的学者退休的意义就是告别糊口的讲台,极少数人对自己的专业还有兴趣,除非有利可图。他们没有属于自己真正意义上的事业。”“而校长的退休,与官员的退休完全一样,他们必须在退休前利用自己权势为子女谋好出路。” “新中国没有一个教育家,而民国时期的教育家灿若星海。”  
  
  对于通过中国政府或下属机构“排名”、让中国知名大学跻身“世界百强”的做法,施密德特引用基尔克加德的话说,它们在做“自己屋子里的君主”。“他们把经济上的成功当成教育的成功,他们竟然引以为骄傲,这是人类文明史最大的笑话。”  
  
  中国大学近来连续发生师生“血拼”事件,施密德特认为这是大学教育的失败,因为“大学教育解放了人的个性,培养了人的独立精神,它也同时增强了人的集体主义精神,使人更乐意与他人合作,更易于与他人心息相通”,“这种精神应该贯穿于学生之间,师生之间”。“他们计划学术,更是把教研者当鞋匠。难怪他们喜欢自诩为园丁。我们尊重名副其实的园丁,却鄙视一个没有自由思想独立精神的教师。”  
  
  中国大学日益严重的“官本位”体制,施密德特也深感担忧,他痛心地说:“宙斯已被赶出天国,权力主宰一切”。
  
  “文科的计划学术,更是权力对于思考的祸害,这已经将中国学者全部利诱成犬儒,他们只能内部恶斗。缺乏批评世道的道德勇气。孔孟之乡竟然充斥着一批不敢有理想的学者。令人失望。”施密德特为此嘲笑中国大学“失去了重点,失去了方向,失去了一贯保持的传统”,“课程价值流失,效率低,浪费大”。  
  
  他嘲笑说“很多人还以为自己真的在搞教育,他们参加一些我们会议,我们基本是出于礼貌,他们不获礼遇。” 
  
  由于当前经融危机引发的一系列困难,导致大学生就业难。施密德特对此说,“作为教育要为社会服务的最早倡议者,我要说,我们千万不能忘记大学的学院教育不是为了求职,而是为了生活”。  
  
  他说大学应该“坚持青年必须用文明人的好奇心去接受知识,根本无需回答它是否对公共事业有用,是否切合实际,是否具备社会价值等”,反之大学教育就会偏离“对知识的忠诚”。  
  
  对中国大学的考试作-弊、论文抄袭、科研造假等学术腐-败,施密德特提出了另一种观察问题的眼光,他说“经验告诉我们,如果政权是腐-败的,那么政府部门、社会机构同样会骇人听闻的腐-败”。  
  
  他还说“中国这一代教育者不值得尊重,尤其是一些知名的教授。” 
  
  施密德特认为中国大学不存在真正的学术自由,他说中国大学“对政治的适应,对某些人利益的迎合,损害了大学对智力和真理的追求”。 
  
  他提出“大学似乎是孕育自由思想并能最终自由表达思想的最糟糕同时又是最理想的场所”,因此,大学“必须充满历史感”,“必须尊重进化的思想”,“同时,它倾向于把智慧,甚至特别的真理当作一种过程及一种倾向,而不当作供奉于密室、与现实正在发生的难题完全隔绝的一种实体”。他说“一些民办教育,基本是靠人头计算利润的企业。”
  

2010-11-02 19:26:31  徐辛 (辛苦的辛)

  在这样的“大学”里办的活动怎么独立?
  

2010-11-02 20:30:50  孙晓晨

   在这样的“大学”里办的活动怎么独立?
  -------------------------------------
  不知道徐辛老师的所谓的大学的概念如何。。包不包括其中的主体:大学生。
  
  另外,上述那篇文章是不是真正出自小贝诺•施密德特也有待考证。当然文章说的是事实。。。。。
  

2010-11-02 20:57:03  徐辛 (辛苦的辛)

  这里的“大学”更多指体制上的,每个大学生作为个体相对比较容易独立,但经过长期的洗脑及生存的压力,大多数大学生个体难逃体制的控制。
  官方也在搞什么DV大赛,什么拍你身边的事等等活动,ccav也播什么讲老百姓的故事“纪录片”,我觉得这是官方的策略,让大量的那种“纪录片”来混淆独立纪录片,混淆视听,愚弄大众。如果在大学里的活动是经过被审查的或者是自我审查的,正好是般了他们的忙。
  现在的“大学”离80年代的大学都相去甚远。
  

2010-11-02 22:10:59  过期酸奶 (北京)

  1、我办影展的初衷就是要让尽量多的人看到独立电影。孤陋寡闻中,也很难想像(想像力贫弱)是个别的目的,所以别人的看法、初衷,我愿闻其详。
  2、胡敌并非唯一的例子。magasa那么柔和的文章,王我先生都要推搡几下。回忆一下现象这几年,有谁的文章是在一个有益、友谊的环境中被讨论?沙漠鱼举例的好文字,就是他本人写的,我也相信魏先生真诚地认为自己文章很好,那篇文字很通顺、有理有据、评论恰当,但有一点批判没有?独立电影之痒、之痛,到底写出来了没有?哪一句爽快了?哪一句切中要害了?除了夸奖同伴和抨击异类,你再写点别的吧。
  3、徐导演不一定非要引用别人的东西来证明你的观点吧?讲点自己的体会不行吗?广州那个艾老师是在大学教书的,北京一个学院里有两个崔老师,他们/她们都遭受着大学的很大压力,但她们也确实是在那个校园里度过了一生,那么多学生帮忙、免费服务,你一定要把这些门都关上吗?这星期北京的那个学院刚放映了志同志,走道里都坐着学生,等到放映奥运纪录片时学生就走了一半,不好讲他们全部没有独立思考吧?事情是有多重性的。我也不知你是否会认为一个校园如果放映奥运片,独立电影就应拒绝在那里放映。
  

2010-11-02 22:54:18  孙晓晨

  一个是对体制上的失望,一个是对当代学生的希望。。。。
  

2010-11-02 22:57:53  徐辛 (辛苦的辛)

  张老师你上面提到的几位老师,还有许多,包括你,我都是非常敬重的,但你们在大学的处境你可能更有体会。
  
  不能说因为有这些老师的存在,中国的大学就有希望了?只要某委在大学还存在,只要体制没有改变,中国大学就不可能独立,一个非独立的大学让你去组织一个独立的活动,而且是比较敏感的独立电影活动,我是怀疑的。要么就是他们放松了警惕,要么就是你们进行了自我审查。
  

2010-11-02 23:02:09  过期酸奶 (北京)

  抱歉上文有错误,排斥magasa 日志的似是另一个人不是王我。抱歉。
  刚才重读大家的讨论,收益良多。
  虽然我觉得导演如果觉得评论者没有权力去指导他创作、那么导演也应没有权力去指导评论者如何理论吧
  还是更开放一点好。每个人都有具体拒绝的权力,拒绝别人的指导。我只是觉得现象的部分人对别的文体形式、别的视角太过排斥了。不能觉得凡是独立电影就是自己的肉,别人有权采取别的方式评说。仅此而已
  另外,过程透明是我个人认为在组织形式中与dang的唯一差别。所以非常坚持。这个坚持对我之外的任何人没有强制性
  

2010-11-02 23:10:44  老猪 (暫住中國)

  獻民先生早上從我們暫住的台北發短信說要開始攻擊一下。很好啊。我有時候也很矛盾,比如大家住著1000元人民幣一天的酒店還帶早餐的話,我也在矛盾是在留在酒店里免費上網呢,還是出去觀光或者看朋友或者街上看美女呢?好矛盾。經常覺得出去的話這住宿費是不是白費了呢?
  
  不過,可能現在還沒有說到根本問題哈。現象網里,我其實就是一個網友,而且是匿名的。所以我無法承擔網站的被批評的責任。不過,說到排外的事情,我覺得看起來似乎現象網也好,獨立電影也好,似乎也有排外的傾向,但是是不是反過來或許更準確些,就是這樣的群體在社會中是受排斥的呢?我覺得獨立電影展最常見的現象就是,你死皮白臉的想邀請某人來,但是某人就是不來。這個小的例子想說明的是誰排誰的問題。當然,可能所謂的“獨立電影”里也是互相瞧不起的多。我記得去年在首爾數字電影節的時候獲得了大獎的徐童特別熱情的邀請婁燁來參加BIFF《算命》的放映。我記得當時答應好了的樓導演最後就是沒有來。估計徐童好不失望。
  

2010-11-02 23:17:02  咕噜豆

  看张老师舌战群儒,好精彩~
  
  哗!鼓掌~~~~~
  

2010-11-02 23:17:48  徐辛 (辛苦的辛)

  最早星星画展,抽象画都是反动的,抽象画现在当然不是问题,有人会说是社会的进步,我不这么认为,就好比,一个不应该被关在笼子里的人,今天吃的牛排比昨天吃的稀饭是一种进步,我认为本质没有差别。不要迷信我们可以改变他们,不要迷信他们可以接受我们,我从来不对他们抱有任何希望。
  

2010-11-02 23:24:42  学术造假

  张献民同志,我任命你为中国地下广电总局局长,我同学姨夫是李刚,能给你办了!我知道你想当地上的,呵呵你没戏了,其实你最适合当妇联主席,妞多!
  

2010-11-02 23:34:02  雅典的老王

  越来越热闹了:)
  

2010-11-02 23:39:29  雅典的老王

  “虽然我觉得导演如果觉得评论者没有权力去指导他创作、那么导演也应没有权力去指导评论者如何理论吧
   还是更开放一点好。每个人都有具体拒绝的权力,拒绝别人的指导。我只是觉得现象的部分人对别的文体形式、别的视角太过排斥了。不能觉得凡是独立电影就是自己的肉,别人有权采取别的方式评说。仅此而已”
  
  支持一下
  

2010-11-02 23:40:55  徐辛 (辛苦的辛)

  一个不应该被关在笼子里的人,今天吃的牛排比昨天吃的稀饭是一种进步,我认为本质没有差别。甚至情况更糟,牛排可以让你变得麻木。
  ====================
  加一句。
  

2010-11-02 23:41:52  学术造假

  别打着:独立电影 的名号招摇了,你还好意思说那么多学生免费服务当志愿者,你就别害人了。读两本书,留几年洋就真觉得从法国带来火种了,牛逼去干戈家乐福中国地区的总裁,要搞实业么!知识分子么,就踏实点好,别整天跟个传销的似地,跟那坐轮船回国的方鸿渐有什么两样,拍拍婆子,吹吹牛逼,赶紧停了吧!知道你粉丝多,你建立了一个圈子,呵呵,能给你当皇帝的快感,呵呵,别像胡适那傻逼学习,想当总统,让人家那几个玩了。低调,张老师!你没韩寒帅,没左小怪,家里也没个高干背景,对吧···
  

2010-11-02 23:43:14  过期酸奶 (北京)

  徐导演:
  你有关文化人良心和大学不堪的说法,王兵和黄文海都有过类似的,其中王兵还是当着我的面直接说的我,大意是你这种拿国家工资的怎么可能是独立的。黄导演的说法也是当面的,但他说的不是我,我记得大意也是他黄导演肯定比大学老师更独立。
  三位的说法我都有同意的部分,但也还是想劝这观点还是收着点吧。如果在大狱中的人说所有还在街上自由散步的都没有独立行动,我想我宁愿保持沉默而不愿与他争辩。这个层面上我们甚至可以讨论我们对自己的自由行动的自我审查。说实话也是因为类似的原因,当王兵和黄文海讲那些话时,我并没有立刻答复或辩论,也没有回答你去年的部分提问(影展技术问题是另一个话题,我们尽力改进)。
  只是,没有一个假设中的纯净状态,不要把别人的“自我审查”一定设定为比自己大的,或者自己没有自我审查。怎么可能呢?现在我写这些话都非常小心地考虑是否会给此网带来麻烦,老朱刚才在另一贴中说上级又打来电话。还说想当官的人太多。幸好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说我是5m。
  另一个有关“纯净”度的问题,王兵多次当面严厉指责、几乎是大骂那些过分看中名气的人,尤其是指各种影展带来的名气、以及在洋人那里的名气的问题,但我记得有一次他有关这个问题还是笑着自我解嘲了一下。这些虽然不只是游戏(所谓“电影而已”),但假设“纯净”的大学或另一个什么干净的环境(比如80年代)确实存在,恐怕是在欺骗自己,也在欺骗下一代,他们说不定真的以为那个独立的大学体系存在过。我觉得从来没有,比现在50步笑百步而已。
  
  我们做的正是扩大那些可能出现的缝隙,而不是利用已经现成的宽松空间。独立电影既是创造和自我完成,也是gongmin教育。大学是完成以后的公民的最重要场合,我绝不会放弃的,就是要跟你所反对的他,争人。
  也是基于civil教育的性质,我坚持为公众服务必须大于为创作者服务。亚璇已经当面质问我是不是反艺术家。思考之后,我认为我起码可以回答我并不支持所有的艺术家、并不支持所有的独立电影工作者。拍出来的作品,不属于作者,也不属于策展人,只属于将要看到他的人。
  理想中,哪里有人群,就应该在哪里放映,即使放映条件不理想。
  坚持在完美影厅中放映,是不是独立电影的部分人中产阶级化了?现象网不断有人把中产阶级当作攻击对象。我认为中产阶级并不是问题。但肯定也不是目标。
  引用韩东以前引用的两句相互矛盾、但同样正确的话,送给期待完美观片条件、以及电影节应更周到伺候他们的导演们:1、诗歌就是在翻译中损失掉的那个东西;2、好的小说经的起出版错漏。
  

2010-11-02 23:46:26  雅典的老王

  “从这个角度,我甚至认为那场直播、试图找到严肃说法、引起很多反馈的讨论,是否同时也是在给这个相当不堪的群体遮羞?”
  
  唉,这个不顶哪行啊?
  

2010-11-02 23:49:40  徐辛 (辛苦的辛)

  现象的那个讨论文字整理把我最好说的漏掉了。
  大致意思,在讨论理论与实践之前,首先要弄清楚理论者和实践者是否有共同的价值观,共同的立场,如果在价值观、立场上是不同的,根本没有必要去坐到一起讨论。
  

2010-11-02 23:55:44  过期酸奶 (北京)

  我从未相信过我可以改变宣传机器。但我同时更相信宣传机器改变不了我。而且,我相信曹恺让我听的歌:见了police不要躲,要迎上去打!我打不动police,但我利用所有可能的机会告诉宣传机器的螺丝钉宣传机器是什么,我不会躲到一边去。韩战时美军管这个方式叫保持接触。我觉得这战术比咱pla敌进我退敌疲我扰强一些
  

2010-11-02 23:56:39  雅典的老王

  ”别打着:独立电影 的名号招摇了,你还好意思说那么多学生免费服务当志愿者,你就别害人了。读两本书,留几年洋就真觉得从法国带来火种了,牛逼去干戈家乐福中国地区的总裁,要搞实业么!知识分子么,就踏实点好,别整天跟个传销的似地,跟那坐轮船回国的方鸿渐有什么两样,拍拍婆子,吹吹牛逼,赶紧停了吧!知道你粉丝多,你建立了一个圈子,呵呵,能给你当皇帝的快感,呵呵,别像胡适那傻逼学习,想当总统,让人家那几个玩了。低调,张老师!你没韩寒帅,没左小怪,家里也没个高干背景,对吧···“
  
  这话说得有点过了吧?
  

2010-11-03 00:00:24  徐辛 (辛苦的辛)

  2009-10-16 04:23:09   来自: 徐辛 (辛苦的辛)
  看了南京的第六届CIFF想到几个为什么
  为什么放映的条件如此之差?
  为什么放映的地点如此之分散?
  为什么还在“论谈”“我们为什么拍纪录片”这样愚蠢的问题?
  ================================================
  我当时提的主要问题是这些,我也是参展者之一,大学问题是后来谈的。
  

2010-11-03 00:04:52  王我 (兲朝)

  抱歉上文有错误,排斥magasa日志的似是另一个人,不是王我。抱歉。
  ============
  不扯淡,不攻击,只顶与我有关的这一句。
  

2010-11-03 00:18:32  过期酸奶 (北京)

  老朱:到现在说你匿名?别人怎么在说现象整体上是实名呢?别躲嘛。
  恰恰我认为你讲的所谓排斥,是创作者和策展人之间的最大差别:就是创作者可以只看自己鼻子尖底下的那点东西、可以坚持排斥排斥他的人、可以不管前辈或同辈有没有接近的创作只做自己的,但策展人没有资本排斥啊,独立电影现在有资本、资源排斥谁?策展人如果也将社会或其它个体对独立电影的排斥,转嫁回去,独立电影还怎么活啊?岂不是越活越躲?保持接触嘛,无限交流(虽然成果有限)
  独立电影肯定是对所有人敞开的,即使这个人排斥过它。况且这个排斥不一定是针对独立电影整体的、可能只针对具体的个别情况、或者那个人根本不是排斥,只是有自己的其它理由。
  老朱,如果连你和我都不对“排斥”独立电影的人群宽容一点,不争取他们,对影像文本和文字文本同样宽容,这个“圈子”怕是会萎缩。
  当然我应祝贺你和与你亲近的部分人或许已经组成了独立电影的坚硬内核。但现象网现在已经是个很多人依赖的公共平台了,但魏先生说的“每天上万”的浏览量,为什么发言的总是一些“核心”人物?沉默的大多数到哪里去了?起码他们是不排斥独立电影的整体的吧。
  我倒很感兴趣想知道你讲过的你反艺术家的这个想法/概念(?),那是什么?
  

2010-11-03 00:24:45  雅典的老王

  现象网能有今天的五湖四海,也一定有它的原因吧。老卢呢,又潜水去了?
  

2010-11-03 00:27:59  赵傻傻 (我不想再存在)

  老卢是不是在处理虚假广告的事情?最近现象虚假广告奇多!
  

2010-11-03 00:34:04  坏仔

  "沉默的大多数到哪里去了?起码他们是不排斥独立电影的整体的吧。"
  哈哈 张局长 唠叨辛苦 那小弟我就不沉默了 我也不排斥
  顶一下张局
  

2010-11-03 00:36:33  白补旦

  ——老卢是不是在处理虚假广告的事情?最近现象虚假广告奇多!——
  
  傻傻:这是真的,买吗?

  

2010-11-03 00:38:21  雅典的老王

  昨天读到郝建关于《龙哥》的一篇文章,很有感触。这种做片子的人、做学问的人是值得尊敬的。有了他们和像他们一样的人的存在,才让人对中国独立纪录片产生期望。
  

2010-11-03 00:40:32  坏仔

  哈哈哈哈~白导 这个时候 杀出 也太娱乐了 是不是跟薛导学的娱乐精神的?哈哈
  
  太他妈的 调剂 冷硬的气氛了 小弟我服了
  

2010-11-03 00:43:58  白补旦

  江丰,不要叫我白导,或者叫个“领导”也好
  

2010-11-03 00:47:54  坏仔

  领导 你举那个枪好牛逼啊 你准备去干掉谁去的? 张局长辛苦 辛苦 苦口婆心 呕心沥血 我很感动啊 领导 你那个枪能否带来重庆 给我耍耍?给我拿去泡四川妹用一下
  

2010-11-03 00:48:11  徐辛 (辛苦的辛)

  补旦,牛逼。
  

2010-11-03 00:53:48  雅典的老王

  让我想起了周传基的那个论坛。其实没必要。
  
  尽管有人认为真诚的态度未必那么重要,也未必解决问题,但是真诚的态度是一切的起点。楼主不论是哪位,他起码是真诚的吧?
  

2010-11-03 00:54:29  赵傻傻 (我不想再存在)

  2010-11-03 00:36:33  白补旦
  
   ——老卢是不是在处理虚假广告的事情?最近现象虚假广告奇多!——
   
   傻傻:这是真的,买吗?
  ------------
  没钱买啊⋯⋯
  

2010-11-03 00:58:12  cherryinc (北京)

  没觉得攻击性多强,觉得恨的话直接骂出来不也挺好
  

2010-11-03 00:58:19  白补旦

  江丰:如果傻傻连这个也买不起,这个就是你的了

  

2010-11-03 01:02:11  赵傻傻 (我不想再存在)

  这是什么东东?
  看上去像话筒啊⋯⋯
  我的话筒啊⋯⋯泪奔啊⋯⋯
  

2010-11-03 01:03:56  坏仔

  白领导 你还有其他照片吗?弄来娱乐一下 有没有加农炮 榴弹炮……你的民间非法武装分子的照片啊?大家好期待啊
  

2010-11-03 01:05:27  雅典的老王

  有些人已经开始为楼主所说“相当不堪的群体”做注脚了,这不是挺遗憾的事情吗?
  

«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

你的回应...

请先登录后回帖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言

> 相关话题组:

影弟工作室